大別山天堂寨片區旅游扶貧的利益共享機制管理研究

來源: www.kurvtpc.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9-11-12 論文字數:52454字
論文編號: sb2019101520094128205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旅游管理論文,本研究運用空間貧困理論、社區參與理論、利益相關者理論及可持續旅游理論等為研究的理論基礎,同時構建利益共享機制的理論框架,從利益共享的參與要素、價值

第一章 緒論

一 研究背景
(一) 貧困問題亟待解決
由于資源分布的不均等、區域地理環境的差異性以及經濟發展的不平衡等諸多因素,貧困一直是人類社會發展的阻礙。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要求是消除貧困和改善民生,最終實現共同富裕。從經濟學的角度,實現經濟增長、擺脫貧困現狀是經濟學研究的永恒主題;從社會學的角度,對貧困者提供幫助有利于實現社會穩定,使貧困者不至于成為危害社會的敵人,有助于幫助他們已衰弱了的力量轉化為生產性的力量,以避免他們的后代進一步下滑。從這個層面,援助窮人乃是為了整個社會的福祉。從歷史學的角度,人類社會的發展史就是一部反貧困的歷史,雖然我國的貧困人口已經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在不斷地減少,自 2011 年上調國家扶貧標準以來,我國貧困人口已減少了 9000萬,但截至 2017 年底,我國尚有 3046 萬人口處在貧困線以下,農村貧困發生率 3.1%(見表 1-1)。這些難啃的硬骨頭仍然極大地阻礙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影響著人民生活的幸福指數,貧困問題亟待解決。
我國的扶貧工作始于 20 世紀 80 年代中期,基本屬于政府自上而下的扶持性質,經歷了《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1994-2000 年)》《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01-2010年)》《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年)》等政策實施階段,通過國際合作、社會扶貧、行業扶貧和專項扶貧等方式實現貧困地區經濟發展和貧困人口脫貧致富。我國扶貧開發工作已經解決了溫飽問題,現已轉入鞏固溫飽成果、加快脫貧致富、改善生態環境、提高發展能力、縮小發展差距的新階段。然而,我國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經濟社會發展總體水平不高,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凸顯,制約貧困地區發展的深層次矛盾依然存在。龐大的人口基數及遼闊的地域面積影響下,我國扶貧對象數量多,分布廣,返貧現象時有發生。貧困地區特別是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以下簡稱連片特困區)發展相對滯后,扶貧脫貧任務仍十分艱巨。此外,政府自上而下的輸血式扶貧工作的長期開展使得貧困人口缺乏自主發展的能力,主動性沒有被挖掘出來,反而養成了“等、靠、要”的懶散思維,甚至出現爭當貧困戶的扭曲現象。

............................

二 研究意義
(一) 理論意義
旅游扶貧已成為世界反貧困的重要舉措,關于旅游扶貧的研究也逐步成為貧困地區脫貧的重要理論指導。我國的旅游扶貧工作緣起于實踐,因此相關理論研究多停留于實踐經驗的總結、戰略意義的描述等宏觀層面。而后,關于旅游減緩貧困的理論模式探討、機制效應分析、問題對策思考等研究大量出現。隨著理論研究的不斷深入,有學者逐漸關注到,在旅游扶貧實踐過程中,以政府為主導的扶貧工作是自上而下的,這就存在扶貧目標定位不準、扶貧對象偏差、扶貧針對性錯位、扶貧效益不理想等問題。貧困地區貧困居民作為貧困的發生主體與受益主體在旅游扶貧工作中地位相當被動。旅游扶貧應強調以貧困人口為主的“造血”功能而非單純的依靠政府等外界力量的“輸血”功能。相比于以往的旅游扶貧研究,目前所存在的有關自下而上的扶貧問題的分析探討仍顯不足,其重要性也沒有凸現出來。因此當前的旅游扶貧研究仍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
(二)現實意義
旅游扶貧關系國計民生,是國家重大戰略貫徹實施的必然,是對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美麗鄉村建設、鄉村振興戰略等的具體貫徹落實,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及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基本要求。在我國,貧困山區的貧困問題尤其值得關注,單靠以往的農耕方式難以真正實現脫貧目標,必須轉換發展思路,依靠資源優勢,多措并舉,逐步完成“真脫貧”的目標。其中,通過旅游發展實現扶貧、脫貧、富民的過程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從經濟發展上,我國要在 2020 年實現貧困對象“兩不愁、三保障”的目標,旅游發展有助于提高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的收入水平,改善當地人居環境,提高產業發展能力,對實現貧困人口脫貧致富具有直接的經濟拉動作用。從社會發展上,旅游發展能夠改善貧困地區交通不暢、信息閉塞、文化落后等的問題,加強當地居民與外界的交流,以更加開放的觀念與思想實現新的轉變。
..............................

第二章 概念界定、理論基礎與研究綜述

一 概念界定
(一)貧困
貧困的多維、動態特征增加了學者對其概念界定的難度。伴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進步,對貧困的評價標準也由經濟層面深入到社會層面、由物質層面深入到精神層面。在不同地區和不同的歷史發展階段,對貧困的認識也各不相同。如 20 世紀初,英國學者朗特里(Rowntree,1901)從經濟和物質層面首次提出貧困是指人們缺乏獲得一定數量的、必需的物資與服務[4]。隨著時代的進步,人們逐漸意識到,貧困還包括社會、文化及精神層面需求的不足。如英國學者湯森曾指出,所謂貧困,是指某些個人、家庭或群體缺乏獲得各種食物、參加社會活動及獲取最起碼的生活與社交條件資源的能力[5]。隨著世界各國對貧困問題關注度的加深,對其的研究也更加深入,貧困的深層次內涵也逐步被挖掘出來。即人類的貧困是由于能力的缺乏和機會的喪失,如世界銀行在《1981 年世界銀行發展報告》中指出,貧困是指缺乏必要的資源支持去獲取大多數人都能獲得的機會,如獲取飲食和生活條件的機會、參加某些活動的機會等[6]。印度諾貝爾獎獲得者阿瑪蒂亞·森也認為貧困是人們基本能力的被剝奪和社會的排斥。而今,貧困更是朝著多維、動態、綜合方向發展,需要我們從多方面、多領域分析,包括人文、社會、知識、能力等。然而,雖然貧困的概念內涵經歷了如此復雜的階段,但是目前階段的脫貧仍舊以經濟層面的數字為指標。在現行社會條件下,我國的扶貧標準以 2011 年人均年純收入 2300 元不變價為基準,截至 2017 年約為 3208 元。貧困具有惡性循環性,它不僅影響著當代人的生產生活,也于無形中阻礙了后代人的進步,對社會的可持續發展產生極為不利的影響。
(二)片區
片區,即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指因自然、歷史、經濟、社會等原因,一般的經濟增長方式不能帶動、常規扶貧手段不能湊效、扶貧開發周期較長的集中連片地區和特殊困難地區,是我國貧困人口較為集中的地區。我國起先劃分連片特困區是在 1986 年,對隴西高原地區、井岡山地區等 18 個片區進行針對性的扶貧措施。而后根據《中國農村扶貧開發剛要(2011-2020)》,按照“集中連片、突出重點、全國統籌、區劃重點”的原則劃定 11 個片區,包括秦巴山區、武陵山區、六盤山區、滇西邊境區、滇桂黔石漠化區、大興安嶺南麓、烏蒙山、呂梁山、燕山-太行山、大別山、羅霄山等,加上已明確實施特殊扶持政策的四省藏區、西藏、新疆南疆三地州,共 14 個片區。從空間分布上看,
這些片區多位于偏遠山區、革命老區、省際邊緣區及民族聚居區等,呈現大分散、小聚居的分布特征。從自然地理條件來看,片區的分布包含了我國大部分的高山地區、高原地區及特殊地質地貌區,如喀斯特地貌區、石漠荒漠化地區等。這些地區由于環境惡劣、地理位置偏僻、生產力薄弱等,成為我國新時期扶貧攻堅的主戰場。
............................

二 理論基礎
(一)空間貧困理論
空間貧困理論研究的是貧困與地理空間位置的關系問題。20 世紀 50 年代,哈里斯和繆爾達爾最早提出欠發達地區的經濟發展與地理位置有關[17]。此后也有相關研究對此進行了實證分析,20 世紀 90 年代,世界銀行的雅蘭和瑞福林通過分析中國 1985-1990年南方四省微觀數據證明了空間地理因素對“空間貧困陷阱”(Spatial poverty traps,SPT)的影響[18]。空間貧困的基本特征主要表現為位置劣勢、生態劣勢、經濟劣勢、地理劣勢等地理資本劣勢[19],包括位置上的偏遠與隔離、農業生態與氣候條件的貧乏、經濟整合的脆弱性以及政治優惠的缺乏等。空間貧困理論是對多維貧困概念的延展與深化,多維貧困(multidimensional poverty)理論從收入或消費的不足、健康貧困、教育貧困、居住質量貧困、就業機會貧困等多元角度評析貧困內涵[20]。而空間貧困理論賦予一系列指標以地理屬性,即運用地理信息技術研究地理要素的空間集聚特征,通過繪制貧困地圖等方式來判定一地區的貧困狀況并制定相應的扶貧策略[17]。另外,與多維貧困理論相比,空間貧困理論還增加了環境維度,考慮到了自然環境對地區發展的阻礙[21]。在我國,貧困人口主要分布在地理位置偏遠、生態環境惡劣的中西部革命老區、少數民族聚居區、省際邊緣區、高寒高山區、石漠荒漠區等,具有明顯的地理集中特性,因此,借鑒空間貧困理論進行扶貧研究具有較強的科學性。
(二)社區參與理論
社區,通常指集中在某個固定的地域內的家庭之間相互作用所形成的社會網絡[22]。社區一詞最早出現于社會學領域,而社區參與作為一種公眾參與形式,指社區居民自發、主動參與到社區公共事務中的行為[23]。社區居民有權利提出自身發展的需要,對所擁有的資源作出價值評估,發現自身問題并提出解決方案。同時,社區居民應在共享社區利益成果的同時為社區發展建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承擔相應的責任。將社區參與理論應用到旅游精準扶貧過程中,意味著貧困地區的社區居民作為社區參與的主體,以適當的方式參與到旅游發展活動中來。社區居民通過與政府、投資商等的博弈[24],不斷完善知識儲備,提高自我發展能力,逐步實現由被動接受向主動要求的轉變過程。社區參與旅游精準扶貧是解決貧困問題的長效機制,是保護地區資源與環境的有效方式,更是實現區域旅游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途徑[25]。
................................
第三章 旅游扶貧的利益共享機制構建 ........................................ 23
一 價值理念 ............................. 23
(一)平等 .............................. 23
(二)互信 ......................... 24
第四章 天堂寨片區貧困現狀分析 ....................... 35
一 片區范圍劃定 ....................... 35
二 天堂寨片區貧困現狀 ............................ 36
第五章 天堂寨片區利益共享的基礎條件與阻礙因素 ............................ 47
一 利益共享的基礎條件 .................................. 47
(一)旅游資源豐富 ..................... 47
(二)區位優勢 ....................... 50

第六章 天堂寨片區利益共享機制的實現

一 外部合作機制
(一)共建基礎設施,完善公共服務
天堂寨片區內各地方政府追求本地經濟效益的最大化,進而出現依靠行政權力干預自由市場經濟活動的“行政區經濟”現象[153]。政府的“越位”管理阻礙了市場經濟要素在區域間的自由流動,抑制了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在這樣的阻隔條件下,要實現區域間的利益共享,還需要疏通其中的障礙,將邊緣負效應轉化為邊緣正效應。鑒于此,政府應扮演好自身角色,擔負起應有的責任,不越位也不缺位,可以利用天堂寨片區省際邊界的地緣優勢共建基礎設施,為構建完善的接待服務體系奠定基礎。在道路規劃建設上,各旅游交通部門與地區政府之間進行統一的協調規劃與運營管理,打破行政邊界的限制,改善原有的因行政壁壘產生的多頭管理、經營混亂、道路阻隔等現象。以區域整體性的開發為核心,以旅游資源為依托,以交通為紐帶,形成“一極兩環三軸”的旅游交通網絡。“一極”指以天堂寨風景區為極心,為片區發展的龍頭,輻射區域內其他景區;“兩環”指以天堂寨風景區為同心的兩大環線交通系統,包括景區之間和城市之間;“三軸”指以天堂寨風景區為核心向三縣延伸的交通發展軸線。由此將各縣區內的交通網絡疏通,并與上一級的交通網絡進行無縫銜接,增加相互介入的邊緣長度。大別山紅色旅游公路貫穿黃岡市下轄的 7 個縣市,但并沒有將鄰近的安徽金寨縣、霍山縣等規劃在內。兩省政府應進行有效合作,將鄉級、縣級旅游道路貫通,合理設置出入口的位置和數量,提高片區的可進入性。游客可根據自身需要,從鄂皖兩省就近進入,不必由于兩省行政的割裂繞行到相應目的地入口,縮短“旅”的時間。片區內部通道相互銜接,游客無需走回頭路,沿線形成的環線公交系統可將游客帶去需要的地方,道路沿線形成的旅游商業區供游客游覽,延長“游”的時間,降低旅游者在交通上消耗的成本,縮小旅游者的旅游時間比,有利于促進目的地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的增加。此外,整合后的空間范圍拓寬,可輻射更廣泛的區域,而交通的互達性有利于推進旅游重點區域的連接。依靠不同等級的旅游節點和旅游交通軸線形成不同強度的旅游吸引力和凝聚力,依托穩定的客流與信息流,提升空間交互能力,帶動片區內周邊景區的繁榮。服務設施方面,應充分利用現代科學信息技術,合作建立完善的服務信息網絡系統,及時進行信息的獲取與更新,從宏觀角度為區域管理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務。統一進行服務設施的布局和管理,對餐飲、住宿等接待設施設置統一的經營標準,嚴格準入制度。統一合理定價,提高接待設施利用率,避免重復建設和盲目建設,保證片區居民的整體經濟收益。
...........................

第七章 結論

一 主要結論
黨的十九大明確指出,要在 2020 年實現現行標準下我國貧困人口的脫真貧、真脫貧,實現貧困縣摘帽、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得到解決。而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在集中連片特困區表現的尤為明顯,區域性貧困問題能否解決關系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能否實現。因此,加強對區域性貧困問題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天堂寨片區位于大別山集中連片特困區的核心腹地,在大別山片區內貧困程度較深。研究通過實地調研走訪并與相關人員進行訪談,包括當地村民、企業員工、政府工作人員、游客等,對當地的旅游扶貧進行了詳實的調查。通過貧困現狀調查、貧困特征分析、資源環境調查等,發現當地受地理邊緣區位的限制,經濟發展相對滯后,貧困特征依然突出。表現在農村空心化現象嚴重,人居環境條件有待提升,當地公共服務供給不足以及產業支撐鏈條短,當地貧困居民自我發展能力較弱,缺乏自我發展機會。雖然當地受到人為干擾破壞的因素較少,紅色旅游資源、自然生態資源、鄉村文化資源保存較為完整,具有良好的資源條件。但是省際邊緣地帶行政區域的劃分將資源的完整性打破,各利益相關者在資源利用方面存在利益分配矛盾,加之利益主體即片區貧困居民自我發展能力的限制,使得片區的扶貧脫貧問題依然嚴峻。本文認為利用當地現有的豐富資源優勢,以旅游發展為切入點、以當地居民的參與為核心、以各方利益群體的利益共享為路徑是實現當地扶貧脫貧的有效方法。通過相關理論基礎的分析以及對天堂寨片區的實地調研,本文構建了大別山天堂寨片區旅游扶貧的利益共享機制,重點闡述了利益共享機制的參與要素、內容構成與結構模式,強調自下而上與自上而下的扶貧方式的同步開展,內部力量與外部力量作用的共同發揮。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kurvtpc.cnhttp://www.kurvtpc.cn/fanwen/lygl/28205.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旅游管理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旅游管理頻道(http://www.kurvtpc.cnhttp://www.kurvtpc.cn/fanwen/lygl/)查找


上一篇:基于原真性的林州市石板巖鎮游客旅游滿意度管理研究
下一篇:長江經濟帶森林公園旅游效率及其時空演變管理研究
老重庆时时开彩 飞艇7码滚雪球全天计划 亲朋棋牌游戏下载 广西快乐10分 扑克牌图片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买黄金定投赚钱吗 贵州十一选五高频开奖结果 聊城赚钱行业 参与什么可以赚钱 雷速体育 彩53彩票群 能赚钱自媒体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任三遗漏一定牛 赚钱门槛最低的藏宝阁游戏 博雅彩苹果 足球指数cc.7n